这一段恩爱史
2021-06-21 17:0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陈文帝,比中国的唯一一位女皇帝武则天还要另类。因为,在野史中,他是比《断背山》两位主角还“基情”的同性恋皇帝。

对此,文史学者、南京市作协副主席薛冰,南京大学学者、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杰出人物之一的姚远,以及南京专跑文化条线的一位记者联名向国家文物局、南京市政府、市规划局提交了《关于召开南京栖霞区狮子冲墓地考古发掘的行政许可听证会的申请》,要求召开听证会,公开决策的相关过程。

对这样的回应,姚远表示让人无法信服,遗址的最小干预是国内外通行的保护原则。既然规划还没有批,为什么要在永宁陵石刻附近大举发掘?如果最后博物馆不建在这里,发掘又有什么意义呢?何况2012年已经有公开文件称,“南朝石刻博物馆”选址在永宁陵所在的新合村,2013年要完工。

陈文帝这座皇帝的陵墓能不能挖,也成为这次风波关注的一大焦点。对此,曾主持起草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国文物界元老谢辰生就表示:“考古发掘一般都是配合工程的抢救性发掘,不能主动发掘,即使不是帝王墓,也不应该挖,它好好的你挖它干嘛?”

此前,有多方报道称,这处墓葬的发掘,缘于南京市六朝石刻风化严重,且分布于全市荒郊野外,保护难度加大,因为想在栖霞建设一个南朝石刻博物馆,把石刻整合在一起展示。同时在这里建设一处墓葬的遗址公园,向公众展示这处帝陵。

“如果公墓竟然可以蚕食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也只能是城管、民政等部门的应尽职责执政能力出了问题。南京六朝遗址古迹已经非常少,不能再这样糟蹋了。”薛冰如是说。

起初,这里的墓主有宋文帝、陈文帝、昭明太子等几种说法,不过考古发现,陵墓连体有“手牵手”的感觉,加之神道前两只神兽都是雕有雄性生殖器的公兽等种种证据。专家进一步论证,认为墓主人和南朝同性恋皇帝——陈文帝陈蒨关系密切,很可能就是陈文帝本人和他的“男皇后”。

这样的重大考古发现,却引发轩然大波,不少文史和考古领域的专业人士一致提出了两大质疑。

他们认为, “南朝石刻遗址公园及博物馆”项目本身是好事,但如果以此为借口,发掘帝王陵,则有打法律擦边球之嫌,更何况还是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建设控制地带内。“如果说为了建设遗址公园和博物馆就可以在国保单位内大搞考古发掘,照此逻辑,那么北京也可以规划遗址公园而发掘十三陵,西安也可以建设博物馆发掘秦陵和武则天、李治的乾陵?”

有文物专家明确表态,“根据南朝陵墓特征,两座石兽的连线正中向前延伸,便是神道(帝王陵墓道)所在,直指帝王陵。花砖是南朝贵族陵墓的典型特征,两块巨型石块则是两道墓门,是典型的南朝帝陵的规制!”

陈文帝,名陈蒨,是南北朝时期陈朝第二位皇帝,陈朝开国皇帝陈霸先长兄陈道谈的长子,公元559年至566年在位,年号天嘉。陈蒨在位7年间,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使江南经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是南朝历代皇帝中的一位有为之君。公元566年驾崩,享年44岁,谥号文帝,葬于永宁陵。

1950年代后期,北京曾发掘定陵(明十三陵之一,明代万历皇帝朱翊钧和他两位皇后的陵墓,也是建国后第一座有计划发掘的帝王陵墓)。定陵发掘后,有些省份纷纷效仿,要挖掘汉陵、唐陵、清陵等帝王陵。在周恩来总理的干预下,国务院迅速下发了“停止对一切帝王陵墓发掘”的文件。

如今,在现场,陵墓的上半部分已经被清理出来,但都还没有清理到墓底。左侧一处勘探出来的墓室彰显了这处墓葬的尊贵:形状呈偏椭圆形、前连长条墓道,紧靠山体的墓砖按照“三横一竖”的方式垒砌,墓砖上的花纹除了典型的南朝大莲花瓣、小莲花瓣外,还有行云流水一般的水草花瓣纹。墓室的正前方“收口”连接着墓道处,前后分别有两块分别从正中断裂的巨型石块,正挡在墓道中间。

不过记者也发现,国务院1987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通知》规定:“对不妨碍基建的重要古墓葬、古遗址,在当前出土文物保护技术还没有完全过关的情况下,一般不进行发掘。”国务院1997年下发的《关于加强和改善文物工作的通知》再次重申:“由于文物保护方面的科学技术、手段等条件尚不具备,对大型帝王陵寝暂不进行主动发掘。”近几年,国家文物局也曾多次强调不得主动挖掘帝王陵。

对这样的质疑,昨天,南京市文广新局文物处的曹志君处长表示,目前,南朝石刻遗址公园及博物馆项目尚处于规划论证阶段,并未最终确定这里就建设这一项目。但是墓葬的发掘是有国家文物局发的《考古发掘证照》的。“有建设遗址公园的想法,也是因为包括南京在内的许多地方都在提倡‘活保’,不能消极保护——让文物自生自灭,淹没在荒郊野外。此前的西安兵马俑、大明宫遗址公园就是‘活保’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此巨大精美的麒麟,如此规模的神道,除开帝陵何人可为?南京,你有什么道理故作不明、非法发掘?难道一己之利可凌驾国家文化安全之上?”近日,著名文化学者吴树发出一条题为《南京!南京!请停止发掘六朝帝陵!》的微博,引起媒体的高度关注。

“周边已经越来越被各种公墓所蚕食。”曹志君表示,这次考古发掘属于抢救性发掘。而且毕竟这处墓葬在没结束考古前,也不能百分百确定是陈文帝的墓葬。他援引了国家级文保单位大报恩寺地宫发掘的过程。“当时很多专家学者都认为明代的大报恩寺地宫应该是明代的,但考古却证实这里延用了宋代的地宫。前不久扬州发现的隋炀帝墓葬,也是在考古发掘中才确认下来。”

陈蒨黄袍加身后,想封韩子高为“皇后”。后来,迫于压力,最终封后未遂,可陈蒨认定的皇后只有他的阿蛮(陈蒨对韩子高的昵称)……陈蒨在弥留之际,一切人都不见,除了韩子高。子高像当年一样贴身服侍,端药倒尿,二人病榻相守,直至陈蒨去世。这一段“恩爱史”,真的可以拍古代版《断背山》。

陈朝最后被隋文帝所灭,历五帝,共三十三年。中国历史上朝代名与皇帝之姓重合者,仅陈朝一家。吴、东晋,及南北朝时的宋、齐、梁、陈均在南京定都,所以,陈朝也是六朝古都南京“六朝”的最后一个朝代。

陈国亦称陈朝、南朝陈、南陈(557年―589年),是中国南北朝时期的最后一个朝代。陈霸先代梁称帝,是为陈武帝,定都建康(现南京),控制江陵以东、长江以南的地区。

如今,因为历史的变迁,这里竟然被纳入了一家农家乐休闲钓鱼场的范围内;只剩下两座高3米有余、张牙舞爪的神兽“守护”。早在若干年前,这处永宁陵石刻就被定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南京市栖霞区狮子冲在发掘的一座南朝疑似帝陵,究竟是不是埋葬陈文帝的永宁陵?国家相关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有无“不挖帝陵”的规定?就这些焦点问题,记者昨天进行了追踪采访。

在南京市栖霞区栖霞街道新合村狮子冲北象山南麓,1400多年以来一直有一对巨大的石兽默默镇守着,东兽为双角天禄,西兽为独角麒麟。

持续了千余年的宁静,从去年底开始被考古队伍洛阳铲“叮叮当当”的声音所打破。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在这里发现了两座长11米以上、宽约7米的大型南朝“连体”陵墓。

他深爱的人,叫韩子高。冯梦龙在《情史》里说,韩子高“容貌艳丽、纤妍洁白、螓首膏发、自然蛾眉,见者靡不啧啧”。其实,韩子高祖祖辈辈都是摆地摊做鞋的。当时22岁的少年将军陈蒨见到年仅16岁、摆地摊的帅哥,俩人一见钟情。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q6c0x0.cn网赌追款官网|十大网赌网址正规|网赌后台|十大正规网赌app版权所有